您當前的位置: 首頁 > 專題 > 環保清風 > 家風故事
紅色教育傳承黨風家風,綠色工作培育家國情懷—水環境研究所 段平洲

黨辦 | 2019-12-02 14:40:00

 

橫經召視草,記事翼鴻毛。禮義傳家訓,清新授紫毫。

房姚比雅韻,李杜并詩豪。何以生平相,開懷宮錦袍。

這首詩是康熙皇帝深感陳廷敬的為官清正、一門多相,并且家風世代傳承、經久不衰,有感而發所作。皇城相府坐落的山西,就是我的祖籍所在地。山西的歷史厚重而斑斕,撲面而來的都是歷史故事的滄桑氣息。

古有王家大院王家人的誠齋公以實誠立身;司馬光著《家范》,并言欲治國者,必先齊其家。如今,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家庭是人生的第一個課堂,家風是一個家庭的精神內核。我認為,對家風的探索、思考過程,是追尋精神源泉、提升思想認識的過程,是汲取奮進力量、鼓足勇氣前行的過程。

追溯到1929年,我的爺爺出生在山西的一個農村,雖然家境貧寒,戰火紛飛,但受到山西革命根據地濃厚革命氛圍的影響,他一直追求進步努力學習,在那個時代成為了少數的能認字、并寫得一手好字的革命骨干。

在經歷了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后,我的爺爺進入了新華書店工作,這就更加使得我們這個家庭重視教育、重視文化。爺爺常說吃不窮,穿不窮,人不讀書一世窮。因此,爺爺的四個子女都成了高學歷的社會人才。他晚年的時候依然關心國家政治,堅信在一群懷著“為中國人民謀幸福,為中華民族謀復興”信念的中國共產黨人的努力下,國家的強盛指日可待。

1979年——我國恢復高考的第三個年頭,我的父親成功考入了河北大學中文系。父親常說,如果不是有著爺爺的堅持教育、姐弟四人的互相督促,那個時代考上大學真的是難上加難。我想,正是因為爺爺的言傳身教,我的父親才在畢業后成為了一名黨員教師,一干就是30多年。從參加工作起,父親就開始了對黨政策方針、馬克思主義理論以及黨史黨政的研究和教學。他經常以林則徐的“茍利國家生死以,豈因福禍避趨之”來勉勵學生,勤勤懇懇、踏踏實實地將黨的最新政策、習主席最新的講話傳播給學生和基層干部。

如今我投身到生態環保事業之中,一方面我秉承了爺爺和父親對我的期許,堅持讀到了博士,另一方面我也投身到了科研和教育工作中,希望通過自己的成果和講解,為這項功在當代、利在千秋的事業添磚加瓦。在中國環科院這個平臺,需要我們低頭做事,埋頭鉆研,只有積累出一定的科技成果,才能算真正踐行了一代生態環保人的初心和使命。為人不忘常視履,處世牢記勤觀我。我們需要真正將生態環境保護鐵軍精神發揚到推進生態文明、建設美麗中國的偉大事業之中,讓紅色家風代代相傳。

從爺爺、父親到我身上,三代人諄諄教誨的紅色精神,冥冥之中似乎有一條紐帶傳承著,那就是紅色家風、綠色工作互相交織的愛國熱情。

 

水環境研究所 段平洲

彩神【官网】